您所在位置> 黑龙江热线首页 > 资讯 > 正文

王鹏辉:面对国际竞争有机遇 抱乐观想法做困难准备

2018-07-02 09:52:58 来源:新浪财经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我要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

   由中国证券报主办、国信证券协办的“第九届中国私募金牛奖颁奖典礼暨高端论坛”6月30日至7月1日在苏州举行。2017年度业绩优秀、风控卓越、为投资人带来持续稳健收益的一批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和投资经理获得表彰。

  2018中证金牛投资分享会于7月1日召开,该届的主题为“监管新时代中国私募如何行稳致远”。深圳望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鹏辉出席并发表《风雨之后见彩虹》的主题演讲,他分析了当前中国经济和市场现状,发表了对于国际竞争的看法。他认为,未来的机遇就是两条高端装备制造业和信息产业。而去杠杆必须要把旧势力、资金消耗力太大、大家太向往的东西消灭掉,大家回到现实中。总体来说的话,中国目前有很好的国内市场,有很好的工程师红利也有一个很积极的政府和产业集群。长期来看,风雨之后见彩虹,所以要有一个乐观的想法,做最困难的准备。王鹏辉王鹏辉

  以下为发言内容:

  今天这个论坛都比较专业,可能讲起来压力比较大一些,不像讲一些简单可以轻松一点。我的PPT不长,但是大概从我的视角因为现在随着市场的运行,经济的运行,中美贸易摩擦的争论,促使很多人思考更长期的问题,但是市场应该是怎么的下跌呢?应该是在尝试着对一些长期深层次的问题做一些应对,现在估值跌到这么低,并且看起来还没有结束的样子。

  我们说最近很多微信朋友圈有各种各样的文章,我们怎么看?从这个来看的话,实际上如果从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来看的话,中国经济就走了两个周期,一个是1997年,到2008年底,第二波就是2009-2010年中期,一波一年多的反弹调整了大概7、8年。我们的记忆为什么会很深刻,因为我们GDP过去7、8年时间就是一路的向下。所谓的新周期,到现在为止丝毫没有看到任何,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有新周期的出现,并且还有担心GDP往下的时速也存在,但是如果我们说从不变间的话大概能够看到多了一轮的波动,前面两个波动都是一致的,大概从1997到1998,到2007,2008。三季度之后开始一个微型的反转,我觉得这个微型的反转这波是最小的,A股的来看的话是一批非常大幅度的上涨,创了历史新高,之后就进入回调,我们深究来看,大家最喜欢一个是什么呢?应该是在2007年之前,这样一个量价提升的,我们的实际GDP是加速的,名义GDP也更快加速,A股的市场没有超前反应这波经济,而是之后的,香港市场是同步反应的,A股市场是滞后的,经济一直往上走但是我们的股市到中期。这是大家最喜欢的,然后还有一波是大家比较喜欢的,因为周期比较长。

  这一波你会看到中国的股市已经非常成熟了,2014年初就有放水就开始传出来的,2014年中期抓了一些人,包括那时候的货币债券的利率开始有一些工作,汇率有一点动作,经济是在2015年,2014年的7月份整个股市已经起来了,中国的A股市场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循序渐进,不断学习的市场,那么最让人困惑的就是这一段,这一段的实际GDP是没有增长的,但是名义GDP是非常大的增长。什么概念呢?就是价增,量不增,一个上市公司出一张报表给你,消费量没有涨,但是价格涨了20%,在这样情况下价格不可逆的。钢铁销售量就不怎么增长,靠价格巨大的利润,我们给的今年就是3倍适用率,这就是A股市场说非常理性的市场,给的非常低。如果说把中国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的话,我们似乎也可以说是这样一个状态,更多的是价格的推动,而不是实际GDP的上升。这一波我们看到上市公司的利润表,包括三张表都是价格的波动,而不是我们实际GDP。这种改善实际是比较脆弱的,随时因为一些我们现在的这些供给侧改革,这些措施稍微放松,可能价格就会出现波动,比如说上周的货币化棚改,这一波不太正常的,也是不太让人放心的,就是说这个价格能不能稳定在这个高的水平。

  长期看很难,因ROE太高了,上游、中上游企业的ROE都太高了,这个高意味着什么?居民消费被压抑,中国大概一年10亿吨钢铁,钢价涨了5000亿,这个钱谁掏呢?就是我们在座的每个人。等于我们老百姓,政府把钢价掏了钱,他再还给银行。这种情况长期持续的话对居民的压力非常大,这是我举的钢铁例子,其实所有的价格上游上涨都是压抑消费,从老百姓口袋掏出来。

  这种经济的组合跟过去这么多年比起来的话,确实不是让人很放心的组合,我们再看看第二张图,这是三个行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其实那两个变动的时候把工业拉出来的,你可以看到就是说实际上是在1998年之后,农业基本上就不动了,就是稳定的状态,但是工业和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出现了非常大的波动,看刚才那张图的话,说1997、1998到2008年之间,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之间的比例是非常均衡的,就是一、二、三产业都是非常均衡的发展,对GDP的贡献保持在各自的位置,就是各行各业都充分的享受到了,GDP的增长。所以说你回想起来在2007年之前整个中国市场的割裂、撕裂是非常低的,很多人的工资其实攒的钱是可以买一套房的,所以那个时候也是工业企业黄金的时间,是出口黄金的十年,各行各业分配是非常稳定的,只是说那个时候污染了环境。

  但是在2008年之后,你可以看到急剧的失衡我们的工业从第二产业接近60差不到到现在30多了,第三产业是什么?就是金融房地产,反过来说黄金十年是谁的黄金十年呢?就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十年,2007年的刚做基金经理的时候,就提出来黄金时间不是股市的黄金十年,是房地产的黄金十年。工业可以说是自己衰落也好,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大幅度下降。那么这种情况下黄金十年带来的矛盾和问题是什么?就是整个的社会的,其实就是房地产过剩,假设国与国的竞争,我们中国对美国的竞争优势,甚至可能削弱,但是他进行了巨大幅度的内部再分配,整个的利益再分配。那么这种再分配的情况下很多人说,确实是你让我做科研做其他事情没有什么意思,对个人的理性选择看就是买房,过去十年,你买房了怎么都行,没买房怎么都不行,所以说这种情况下,现在就开始说压制房价。

  为什么今年提出来说把货币棚改要抽走。第二个刚刚说7-12月份,几个部委整治房地产中介,不知道房地产会不会这样。你全国的人都是从个人的理性,还是从宏观数据来看都是买房最好的话,那我们的2025就比较虚幻飘渺,这种结构的失衡,中国的股市你说不聪明其实也挺聪明,最后有一波非常强烈的上市,这一波虽然反映慢,但是我记得很清晰,2009、2010年很多人你去翻那个时候的策略报告,中国的股市是全球最便宜的,跟现在的结构是一样的。但是在2009、2010年的时候中国的股市跌到1800,银行的同比增速也有10%的左右,最后硬是给压到了5倍以内,2014年底,地产压到了5倍,为什么?实际上从股市来看的话,对这种经济非常不认同的,不给适应率的。但是在2014年中期又出现了一波,其实我的理解是2014年的中期开始是一个慢进版的2009年,那个是一年放完水回落5、6年,这个是年底双降回报棚改,才开始慢慢转向收紧,2017年达到了高点,现在开始紧,猛烈的往下收,是一个非常慢进,放的时候是一个慢进版的2009年,快的是2014年。整个来说的话现在是一个周期,从名义GDP,因为炒股票,谈估值就用实际GDP来谈,谈盈利咱们用名义GDP,现在这个表增速下降的压力,就跟过去一样的,为什么?因为实际GDP没有办法,而且向下有一定的压力,特别是现在整个居民的,5月份的数据很难看的,引发了很多工业增长值的问题,设计总额的问题,还有海关的数据等等一系列的数据的话,总归是让人不解的,这个锅就推给了端午节,但是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特别能够让你放心的数据,所以5月份的数据经济失衡是有一点影响的,不单纯是贸易战的问题。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都在谈贸易摩擦也简单拿出了一个中国三大经济贸易体的贸易差额,实际上是一个稳定部上升,最好还是在2007-2008年,最后上升占GDP比例已经很低了,但是你可以看到我们对美国呢?是非常稳定的,一点一点往上走,我们对日本呢?是逆差,长期逆差,对欧美实际上我们的也是缩减,这个事情就变得很怪异,我们从美国拿的钱给日本,但是因为这个确实是从电子产业链来看的话,确实是这个样子。美国加工贸易赚了钱,给到日本钱。日本有没有给美国那就不知道了。无论如何说,美国这里面叫的是最凶的了,你其他几个小伙伴都给别人钱了,欧盟赚钱也减少了,就剩我在这赚钱,他当然反差比较大。这种情况下再结合说我们中国的GDP占到了美国60%,再加上我们提出了2025计划做高科技等等一系列的政策当然对你进行压制,这个时候对时间点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时间点。

  回过头来看这张图,对于中国最困难的是什么?大家两个人我觉得两个人打牌或者打架的时候最困难是什么?我手里没牌了,不是说你牌比我大。就是牌越来越小了,大牌越来越小了,中国实际上在1998年之前,2007年、2008年之前,经济危机之前中国扔出了第一个炸弹就是改革,中国最困难的时候不是1978年文化改革的,我们扔一张改革开放就到了。我们继续改革开放就搞了2007、2008年就改革开放,开放就可以搞30年这一张牌扔出来就可以30年,2008年开始之后,从1997、1998年就房地产,大小猫用完了就4个2,只要房地产销量不达到高峰就可以用,中国的房地产销量大概按照现在城镇化率大概每年1个点左右,就是1400万人,大概就是住300-500万套房子就搞定了,就是1亿平米,就是卖到10亿平米,就是有提前的消费,有存量的消费来转成,总的来说我们正常的消纳,新增人口的话,新增人口1400万,500万套房就搞定了。所以说只要房地产大家能够继续买中国的经济就不会出问题,但是就是恰恰现在综合各种事情来看的话,这个数不能一直往上推,接近10亿太高了,当时城镇化就是1.2,1.3,现在城镇化率还在往下降但是我们的销售面积呢?搞了12、13亿,这次搞到十五六亿,如果经济不行的话,把房地产推到20亿平米的话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说假设说房地产4个2的威力用完了,我们手里还有什么牌?

  出口用过了,内需就是房地产搞完了,投资,我们这50年专用,投资从未见到过,那么你靠什么?所以实际上这个时候美国人说你成老二,你不行,我要搞你,这就很难受了,因为我的牌已经出去已经出去了两张大牌。花了大概40年的知道扔出了2张最大的片,现在手上就缺牌了,把别人的牌给我们,然后我们炸别人,但是这个也不好使,这个时候是非常困难的时候,这才是最困难。如果你想想在我们经历过美国多次的打击,80年代末,包括2005年让我们升值这都不是事,但是现在你的房价这么高的情况下,你的第三产业占到GDP比例贡献这么高,经济有一定失衡的怎么办?我们搞2025的时候不让我们搞很难受。

  最后来讲的话,国家竞争优势,实际上就是说你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我们做的非常好在过去40年,我们把需求条件用的非常好,我们的要素条件在过去的2007年之前用的非常好,我们的劳动力,人口红利,我们的土地成本,这几种做的非常好,最后我们又创的内需市场,把这个需求做大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的国家没有大型的需求,实际上你在整个全球竞争中的地位是非常弱的,最高的应该是要有需求,需求是非常重要的,那么中国这个也具备,但是我们这个相关的产业我们支撑产业其实也有,制造业等等很多,只是说缺乏芯片,但是我们在做。我们说按照他们西方的经济学教授批判他的话,把企业结构,战略结构放在这个位置,他是做微观经济学教授来做这个事他很注重企业。

  中国和美国直接比的话,我们差距可能是在企业战略结构和竞争。所以很多人就提出国企改革,从制度上面来释放,这个时候就是说我们有没有最大的王牌,其实很大的王牌就是真正的国企改革,企业改革我认为在中国最难的就是国企改革,比什么都难,因为他事关太多东西了,但是他确实可能是提升我们国力的,国家竞争优势非常重要的一个动作,所以说看到这次混改这个东西,前段时间还有国企的ETF就是想做这个事情。

  那中国的机会在哪里呢?就是我们缺什么就补的话,未来的机遇就是两条高端装备制造业和信息产业。德国就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以汽车为核心,一系列的产业集群,美国是什么?是以信息产业。中国恰恰都在帮他们打工,所以你看到说中国的对美有贸易顺差,但是信息产业就是逆差,芯片大部分是逆差,中国和日本的,德国的这种主要是高端制造业的东西,我们现在是逆差的东西可能是我们未来要大力发展的,也是国家之间竞争,他们要打击我们组织我们发展的,未来怎么弄?

  回过头来讲,为什么要去杠杆,为什么要去掉这些东西,去杠杆打击房地产这些东西,实际上如果说目前来看的话,单纯咱们说做这个东西,我个人认为,如果目前社会环境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变,歧途再做一波很难,必须要把旧势力,资金消耗力太大,大家太向往的东西消灭掉,大家回到现实中。总体来说的话,中国目前有很好的国内市场,有很好的工程师红利也有一个很积极的政府和产业集群。

  长期来看,风雨之后见彩虹,所以要有一个乐观的想法,做最困难的准备。谢谢。

声明:黑龙江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黑龙江热线 - 黑龙江地区综合门户网站! © 黑龙江热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QQ咨询:1551752977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